司普

请输入密码点击查看

【贺文】节日快乐

亲爱的王耀:

  How are you?

  不要问本Hero是谁,你只要知道Hero我是一个无时无刻随时随地准备着运用德玛西亚之力拯救世界的将愚昧无知麻木不仁的人民从水深火热中解脱出来的Hero好了!

  嘿等等等等先别扔掉这封信啊!!这是本Hero废寝忘食写了好几天才写成的这是Hero的劳动结晶!你们家不是常说勤为无价之宝吗!???耐心点,慢慢地往下看啦,这关乎到本Hero下半身【划掉】下半生的性福【划掉】幸福啊!话说你们家的同音字真是太麻烦了害得Hero老写错!!真的是笔误哦!!!

  咳咳,接下来才是重点,本Hero之前其实是开玩笑的啦hhhh【毕竟是为了凑字数而已x】

   嗯,其实——本Hero喜欢你超————久了!!!还记得咱第一次见面吗?哦,说起来那可真是个令人心寒齿冷的事,亚蒂竟然因为Hero有了能够独立自主的能力想一个人出去闯荡江湖x感到气愤,说着什么“翅膀硬了就想跑出去嘚瑟嘚瑟什么的实在是太丢人了”而下令封锁了所有的港口不让他人和Hero来往以达到想惩罚惩罚Hero在他看来极其任性叛逆的举动的目的,因此Hero也是四处碰壁,没有获得到任何经济上的利益往来,尽管Hero贿赂了一下法兰西让他开放了几个港口,但所见的成效也是微乎其微,无奈之下Hero只能乘着那艘“中国皇后号”来请求你的经济帮助了。

  在Hero小时候就经常听亚蒂说起关于你的故事,从那时起就对听说十分强大繁荣的名为“中国”的国度感兴趣了。经常看见亚蒂坐在后院的桌伞下看着一本厚重的似乎历史十分悠远的书,哦,你可相信Hero现在说的每一句话?知道吗,当亚蒂边喝着茶杯里十分难闻难喝的红茶,边翻着那本书时,他的眼里的欲.望几乎都要溢出来了!那种恨不得把这本书戳出一个洞的盛满欲.望的眼神!啧啧,当时Hero看到了可是当场被他恐怖的眼神吓得毛骨悚然寒毛竖起脊梁骨都发凉的地步了!他全身上下都透露着一种恐怖之至的气场,Hero甚至还能感受到“我一定要得到他我一定要得到他我一定要得到他”之类的话不停的回旋在耳畔,于是这彻底的激发了本Hero对这本书的好奇心!好不容易从亚蒂那儿偷来了传说中的那本书,在那硬皮纸装订的封面正上方印着鎏金色的“马可.波罗行记”,看起来装订严谨,似乎很重要的样子,这样想着我便按耐不住这几天下来压抑着的好奇心了,急着打开了那本神圣的似乎散发着耀眼光芒的书本。Hero发誓,这是Hero第一次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Hero被里面描述的绘声绘色的关于中/国的情景完全,完全吸引了!里面记述了中/国无穷无尽的财富,巨大的商业城市,极好的交通设施,以及华丽的宫殿建筑。它的吸引力简直比憨八嘎还能吸引眼球!!!难怪亚蒂对这本书如此的爱不释手恨不得跟它结婚过一辈子似的!中/国啊,真是个令人神往的地方——当时幼稚天真的Hero是这么想的,真想能去往那个繁荣昌盛的国家啊~

  然后,然后Hero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当时第一次见到你就被你那双美艳却又不妖冶的双眸给吸引了!那双眸子里盛满了耀眼夺目的光辉,多么璀璨,多么炫目,多么明艳,那么bringbring啊!!x那双灿金的晶莹的眸子就像是埋藏在地下上万年沉淀着悠久岁月的亘古不变的琥珀!你可知道当你站在港口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似乎与生俱来便拥有着王者的气息凌驾万人之上睥睨着天下,当你的目光落到我身上时,明显的能够看到你眼里流露出的不屑,强大的威压迫使着我只得低着头弯着腰勉强地笑着对你行了个十分标准的见面礼,你却只是高傲地抬着头看也不看我一眼不在意地挥了挥长袖转身离去,Hero我却没有一点恼怒之意,反而觉得你真是个有个性,性子骄傲即使有点自负却又让人讨厌不起来的家伙!见我没有跟上了你就又转回头不满地瞪了我一眼示意跟上,刚被你那盛气凌人的样子迷得神魂颠倒的我才反应过来尴尬的笑了笑便又沉浸在你刚才那perfect的一瞥中了——虽然你像看智障似的看着Hero但Hero完全不介意的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还有还有!!还记得有一次Hero硬拽着你去酒吧浪你宁死不屈x结果你还是被我灌得烂醉如泥的那件事吗?当你第二天早上来议会时说起自己身上似乎被蚊子叮过了般全身上下都是小红点的事吗?每错就是本Hero干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谁叫那晚上你喝醉酒眼神迷离满脸红晕的样子太诱人了结果Hero把持不住就把你“吃”了啊\(≧▽≦)/顺便一提,Hero有记得带套上枪哦(^з^)-☆

   所以你就答应成为本Hero的wife这件事吧!Hero要对你负责哦!反对意见一概不接受!n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

                                                                         此致

 
                                                          阿尔弗雷德.F.琼斯
                                                                     2016年4月1日










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hahahahaha骗你的愚人节快乐!!

PS:那次的酒吧事件本Hero只是为了帮助亚蒂尽快finish他的追妻之旅而做了一次助攻而已hhhhhhhh后来Hero有打电话让亚蒂赶来把你带走哦!

PPS:住宾馆的钱Hero已经帮你们报销了哦!所以记得在Hero的人生欠款上划掉一笔钱哦!!!!!!

PPPS:Hero什么时候可以叫你嫂子啊——~~~~~~

【all耀】梦中的圆满结局

食用说明【一堆废话】

1.这是一篇很甜很甜很甜的温馨向的小段子,表达了我对老王深深的爱意:D
2.一个大写的HE:DDDDDD
3.请注意各自的时间线不同请注意各自的时间线不同请注意各自的时间线不同:D
4.人物的名字以及对于文章的说明会放在评论里:D
5.在作者文笔极渣的前提下我的cp君阿诺受已帮我修文:D
6.说是段子其实准确的说应该是短文:D请务必耐心看完:D
7.这里是很阳光很帅气很活泼很暖很温柔的承君,欢迎勾搭唷XDDDDD

以下正文

“叮铃铃——!!!”

清脆的闹钟声响起,将床边正沉浸在美梦中的人吵醒,白皙干净的一只手从被子里探出来摸索着床头柜,之后猛地将仍然在打铃儿的闹钟向门框砸去。

“妈的大清早还让不让人睡个好觉了啊!!!”

王耀打着哈欠起了床,头发炸毛般披散在肩上,迷迷糊糊的将衣服穿好走浴室,朦胧着双眼洗漱好了之后走出门外。

“啊~今天该给孩子们做什么早饭呢?干脆直接煮一锅馄饨好了!”手指点着下巴想着今天早餐的做法,连早上被闹钟吵醒的不爽感都抛之在了脑后,口中哼唱起欢快的小曲儿。

将面粉均匀地铺撒在菜板上加了点水便开始和面,突然被人抱住了大腿,他低头看向来人,是那个在家中一向很沉默,甚至连小菊都比他开朗一些的孩子——庆格尔泰。

王耀温柔的蹲下身,琥珀色的眸子里闪着柔和的光芒,他怜爱地注视着这个弟弟问道,“怎么了吗小蒙?”

“……”庆格尔泰并不做声,只是用那双褐色的眸子定定地看着王耀,抿着小嘴似乎想说什么却又不敢开口。

王耀知道这个在家中存在感一向极低的弟弟就这个样子,到死都不会随便多说一句话,只好自己猜测着一些原因。

“这么早就醒了是饿了吗?”

对方微微摇了摇头,仰起头看向比他高出许多的桌子,目光紧盯着那个正在和面用的菜板,眼底的渴望几乎要一涌而出。

王耀便心领神会了,这孩子似乎想和他一起和面吧。

于是王耀便将菜板拿下来放在矮桌上,将小孩抱在怀里,握住对方肉嘟嘟的小手放在了粘稠的面粉上,引导着他揉着面团。看着小孩的眼睛里闪烁着满是好奇的光芒,一向无神的眸子此时变得星光熠熠,光彩夺目。王耀不禁笑了一声,心想着“看来还是个孩子啊”便宠溺的在孩子看不见的角度注视着他终于有了一丝这个年龄段孩子该有的笑容了。

“哈哈哈哈哈!大哥大哥!!有好玩的怎么能不带上我呢思密达!”

“请勇洙君安静点。依在下看,除非勇洙君你是个抖m,如果吵醒了嘉龙君他一定会用折凳打的你直到再也不能吃泡菜为止否则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折凳的起源是也我哦思密达!”头上的呆毛高高地向上反卷,拥有和本人一致大笑的表情。

本田菊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心想着这家伙哪一天当面在NiNi面前说出这些话一定会被NiNi讨厌吧。心里竟然有些罪恶的小小的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外面嘈杂的声音打破了正在厨房里平静祥和地活着面的气氛,王耀怀里的孩子不满地拉下了脸,又恢复到与往常别无二致的阴郁的表情。王耀一只手捂着脸脑海里不停地刷着屏

“妈的这小祖宗怎么又来了啊啊啊啊啊啊我他妈还没看够小蒙笑着的样子呢你他妈就给我打破了这难得美好的时光任勇洙你这臭小子居心何在!?重点是小菊你又没拦着他吗???再这样放任他【瞎闹】下去信不信我真不理你了哦!绝对哦!!!”

难得的板起了脸一脸严肃的看向刚进来的两个孩子,语气深沉一本正经地对着他们——其实只对着任勇洙罢了,一脸神秘地说道。

表情认真到不容置疑的王耀:“如果吵醒了小香他一定会用他的轮回写轮眼秒杀你们哦。”王耀脸上是认真到不容质疑的表情。

本田菊:“……”

任勇洙:“……”

庆格尔泰:“……”

诡异的沉默了片刻后爆发出一阵强烈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哥你在说笑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任勇洙笑得几乎要直不起腰来,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捂着肚子猛拍地板,他的笑声几乎要把在场的人的耳膜都震聋,王耀安静地帮庆格尔泰堵住了耳朵。

甚至就连本田菊都扭过头捂着嘴憋着笑,直到笑意退散后才开始一段朗朗上口的吐槽:“在下认为香君是不可能拥有写轮眼的更别提是轮回写轮眼了,因为那只有宇智波一组才能拥有的能力。并且香君只是微中二没想到NiNi你病的比他还要重。”

王耀有点想泪奔,自己辛辛苦苦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们带大长大了却反而吐槽起自己的如同亲生父母般精心【?】照料着他们的大哥来了!

顿时只想说四个字:

——妈的智障。

或者是:

——爹的脑残。

还是我的小蒙乖呜呜呜,自始至终都一直安安静静地靠在自己的怀里没有任何动静让他萌生出一种对方不会是睡着了吧的错觉。

连忙低头看了看庆格尔泰,王耀现在只想说两个字:

——呵呵。

对方其实一直在沉着脸发着呆。

——妈的智障你给了你亲妈多少钱才给你弄了一种看起来很严肃但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的特效的啊!!!!

王.中二.弟妹控.护短.少女x.耀选择了狗带。

但不久后便一脸得意的看向仍然在【哈哈哈哈哈哈哈】的某臭小子,一副“你自求多福吧”的表情幸灾乐祸地说道:“哦~是吗?那如果,小香真的有写轮眼呢?”

说着眼睛向两人的身后示意性的瞥了瞥,机敏的本田菊立马察觉到了不对劲,感受到了身后巨大到令常人无法承受的压强,僵着身子机械般的扭过头看向站在门口的某香。

此时的空气似乎完全凝结了,周围被黑暗笼罩,王嘉龙那只闪着红光的眼睛在黑夜里格外明亮格外渗人。碰巧任勇洙就不是个【常人】,依然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没有任何压力地哈哈大笑着,似乎感觉不到气氛的变化。

本田菊:请勇洙君自求多福。并且双手合十佯装祈祷样。

王耀:坐等这个大傻逼被揍成小笼包叫你笑那么大声吵醒了小香吧hhhhhhhhhhh【?】

庆格尔泰:……Zzz

之后的结局……呃……除去王耀家的折凳又被打断了一个 王耀心疼了一下小钱钱 任勇洙鼻青脸肿的连他妈都不认识 王耀幸灾乐祸的在旁边兴致勃勃的助威 本田菊憋着笑站在王耀身边围观以及阴沉着一张别人欠他几百万站在王耀另一边紧紧地牵着他的手的庆格尔泰 之外一切和平。

世界真美好。

第二天,王耀还是【稍微有点】心疼的将任勇洙抱到自己面前,拿起沾了药水的棉签小心翼翼的涂在任勇洙还没消肿的脸颊上,见对方有些吃痛的倒吸一口气便连忙心疼地凑上去往他的伤口上吹了吹,并说着这样就不会痛了,小小的任勇洙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ky【?】但心里其实都明白,大哥不喜欢自己自负的性格是事实,所以自己只能通过每日的撒娇卖萌甚至故意往王嘉龙的枪口上碰让对方揍自己一顿在哭啼着扑到大哥的怀里来获得大哥的喜爱,虽然这样做有点不道德思密达但他毫无愧疚~他想大哥能像宠其他孩子那样宠着他,甚至只宠溺自己一个人,他想大哥看他的眼神里不再有抵触反感,而是温柔慈爱,他想要的并不多,甚至只要一个温暖的怀抱,牵着大哥的手就够他开心很久了。

王耀没有在意任勇洙的走神,刚准备起身放药水便感觉到了有个小小的身子正往自己身上爬,接着肩上一重,王耀立刻明白来人是谁了。

“大佬大佬,王浙他又闯祸了~他把您的厨房给淹了,现在洪水快冲到我们这儿来了哟~水位有这——么高~冲击力有这——么大~”

为什么感觉你很开心的样子?好像迫不及待的想看那熊孩子被挨骂的样子???

            ——by目瞪口呆的王耀

王耀将一脸平淡语气里的蜜汁荡漾却完全出卖了他的王嘉龙从肩膀上抱下来,一脸身心交瘁的样子揉着太阳穴叹了口气,小声的碎碎念着,“这熊孩子第几次把咱家淹了啊明明那【智能的】水龙头已经设置了节水模式他是怎么做到把家给淹了的啊该说熊孩子的威力连高科技都叹为观止了吗……”

“大哥你在说啥思密达?”

“啊啊啊没事没事,我出去看看,你俩就乖乖呆在这儿哪也别去啊,万一哪只被水淹死了可不关我的事啊。”谁叫你俩这么矮那水位都到你们脖子了。

刚打开房门就被扑了个满怀,低头一看挤进自己怀里的某湾,懵了一会儿后将她从怀里抱出来问着她情况。王湾睁着大大的眼睛眼眸湿润看起来像是快哭了般再次扑到王耀怀里猛地蹭了蹭他的脖颈,毫不察觉到自己正在被吃着豆腐的王耀顺势抱住了她轻轻地揉了揉她小小的脑袋柔声安慰着她。

“先、先生,刚才湾湾差点、差点被水淹死了嘤嘤嘤~”

说着再次将头靠在王耀肩膀上蹭着他的脑袋,在王耀视线范围之外神情嘚瑟地望向王嘉龙和任勇洙,一副炫耀的表情仿佛在说“看啊看啊!老娘我才是最后的赢家!你们谁有被先生摸过头?嗯?!”

那副嘚瑟的表情令一向情绪稳定【?】脸上鲜少有表情波动的王嘉龙控制不住将拳头捏的咯吱响,脸上已经被各种井字号给淹没了。倒是一旁的任勇洙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看着俩人之间诡异到极点的气氛,简直是真人版冰火两重天啊思密达~诶为什么王湾也用一种看着就十分不爽的眼神射向自己啊好奇怪诶思密达~我才没有生气呢思密达达达~

随后又是一阵开门声,进门而来的是被训得服服帖帖的王浙和一直保持着一种迷之微笑的王濠镜以及站在王濠镜身边正用一种膜拜大神的眼神敬佩地看着他的本田菊。

“先生,王浙有话想对你说呢。”王濠镜的迷之微笑技能发动。

为什么有种强大的压迫感从小澳身上散发出来啊wodema!

王浙支支吾吾的半天了啥都没说出来。

王耀干笑着询问着不知何时又坐在自己肩膀上的王嘉龙时期的经过,王嘉龙平淡的说,“我可不想帮一个大早上不停地闹着‘淹坏啦!淹坏啦!救命啦!!’嘴上这么说脸上却满面红光的人说话~”

小香你……太强大了……【土下座】

“ 脑西搭牢!那明明跑得脸红的好嘛!”王浙立即反驳。

“不许骂人……”心好累。【躺平】

“啊啊啊啊ou恩晓得,达故侬伐ven wo!侬起ven濠镜!”逼的王浙一口绍兴话就这么从嘴边溜出来了

“说普通话……”想打人。【躺平】

“……好吧大哥……之前是我太皮了在那边玩水结果忘关水龙头了就变成现在这样了对不起对不起!”王浙连忙双手合十鞠了几次躬以示歉意。

“算了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道歉上大哥就不怪你了,唉。”

有些苦恼自己家的孩子怎么一个比一个熊,看看别人家的孩子,唉——但是想想隔壁粗眉毛家养的那只熊孩子,王耀觉得一下子就愉悦了许多。

不过这样也挺好的,一家人围在一起每天打打闹闹的,有说有笑,这才是家啊。坐在自己肩上的小香揪着自己头发的小香,伸出双手嘴里说着“NiNi,要抱抱”的小菊,趴在自己背后奋力想将小香拉下来自己坐上去的勇洙,在勇洙一旁帮着勇洙一人一腿的将小香拉下来的湾湾,靠在自己怀里小憩的小蒙,安安静静的微笑着看这场闹剧的小澳,和被罚去打扫厨房的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小浙,日子真美好。

   by:悠闲地任由他们胡闹依然淡然地喝着绿茶的王耀























后来梦醒了,本田菊已经背叛了自己,任勇洙和王湾已经归顺于本田菊,王浙那儿正在闹文革,庆格尔泰已逝,留给自己的只有阿木尔,另一个名为吉日格勒的孩子已经归顺于伊万,王濠镜和王嘉龙分别被佩德罗和亚瑟带走,现在的自己一无所有。